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房掌柜

历史荒原︿掘史壮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解密:乾隆年间广州知府生活有多豪奢?   

2017-04-13 07:55:51|  分类: 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清代,府衙设于各省省会的为首府,是全省府、州、县的首领,总督、巡抚以至司道皆倚任之,人事任命及施政多与征询。

   广州知府就是广东的首府,是全省九个府的首领,品秩较普通的府为高,还由于处于省会,地方富庶,酬应频繁,公家的供应也优越,当广州知府的感受显然是与其他知府不同的。

   普通知府上任先到省城,递上手本向上级报到。这期间,一般休息三天。在这三天里,要先拜会首府,两者虽属平行之官,但事属初见,要向首府行叩头大礼,并请教谒见督、抚等礼节事宜。三日后,再由首府带领去晋见各上级。

   武昌知府也是湖北省的首府,衙门有知府自撰门联,其中句有“十城表率,九郡先驱”语,正是其重要性的写照。

   这里试把三位不同广州知府的故事谈谈。

  知府之豪

   乾隆三十五年赵翼担任广州知府,就尝到了首府豪富的味道。在此之前,他曾任广西镇安知府,那是个贫困山区,自言其感受是:万山环绕中只我一官独尊,每天都击鼓鸣锣吹吹打打出行几次,而出衙门时按例要鸣炮,炮声如雷震耳。冬天出巡周边各县,轿前十多名兵丁骑马作前导,后面是十多个簇拥着罗伞的骑兵。作为读书人的赵翼,骤居高位,已经觉得无限尊贵,极致荣耀了。

   但当他从镇安调任广州知府后,才知道什么是豪富,在广西当知府其实算不了什么。这时他除享受在镇安所无的首府应有的尊荣外,还有豪奢的生活。

   衙署中每天要消费食米二石,共有厨房七间,内有三只大铁镬,烧水几百斛(五斗为一斛),以供沐浴,还常不够用。另设有挑水工六名,专门到龙泉山(疑应为白云山之九龙泉)挑水作泡茶之用。每月必演戏、设宴多次以招待客人,有时戏、宴繁密,分身不暇,还得请下属代为应付,其豪华做派可知。对此,他真有钟鸣鼎食之概云云。这与镇安之贫瘠,生活之单调,确有天渊之别。

   何况广州知府还有额外十多万两银子的年收入,那是由盐务、海关等衙门拨给的例规银以及养廉银组成的,属于正当收入。至于额外所得,不得其详。总之,乾隆年代官员比较守规矩,收入尚且如此丰厚,道光以后,恐怕就不止此数了。

   知府之倔

   同治十年的广州知府是冯端本,上任不久,适逢驻广州将军长善要到虎门视察水军操练,他是全省最高军事长官,从一品大员,省城官员除要到马头递上手本禀见外,并要站班送其上船。许多官员都去了,但冯就只肯递上手本,不肯站班。

   说到递手本,那是下级官员呈给上级的名帖,表示人到了。而站班则是按职位高低排列侍立,恭送上级离开。冯拒绝站班,理由是广州将军管军事,自己是政务系统官员,不相统属,站班于例不合。众同僚相劝他随和点,他一口拒绝,说即使总督下令,也不会去站班的。

   长善到了虎门,不高兴了,写信差戈什哈乘船回广州,向两广总督瑞麟质问,为何只见手本,而不见人站班相送,要瑞麟给个说法。

   长善与瑞麟虽是同级封疆大吏,两人却一直不和,但瑞麟还是回了信,内容如何,不得而知,他还对参与其事的下属说:“长善其人性情乖张,自尊而唯恐人家不尊重之。其实,位至将军,谁敢不尊重,不必力求人家尊重自己呀”。

   之后,瑞麟又劝冯端本何妨到马头站一下班,以满足他爱荣耀的心态。

   及至长善从虎门阅兵归来,冯端本仍坚称于例不合,依然只递手本,不去站班,而长善对他也无可奈何。

   冯来广州之前,曾在北京任刑部郎中,以办案详慎著称,但又因个性之倔,而有“冯盖子”之名。当时京中称有脾气而又刚硬乖张、不肯妥协的人为“盖子”,则其倔强性格,由来已久了。

   冯初到广州时,见到南海县知县杜凤治,口口声声称其为老世叔,自称小侄。杜是他的直接下属,当然惶恐不安,不敢接受,虽再三解释,屡辞不允。

   后来冯嫁女,送帖与杜,具名仍是“世愚侄”,杜只得听之任之。原来杜凤治有联宗兄弟杜联,与凤治是科举同年,杜联可能做过冯端本的考官,是师生关系,所以按例自称世侄。由此可见他倔强之外还兼有迂执,这在当时官场是极为少见的。

   知府之窘

   道光二十五年的广州知府是刘浔,时为鸦片战争之后,粤人痛恨侵略者,对官员的忍辱不振亦怨积日甚,本来外商只准在城外商馆居住,不许入城。有时三五洋人趁机想溜入太平门(在今人民南路状元坊附近)和西门,每被守兵喝退。间有伺守兵不察而得入的,立即遭到大批市民围哄。洋人则持鞭棍驱打,继续硬闯,市民愤而痛殴之。但官员不怕百姓而怕洋人,外商窥知此意,乃得寸进尺,发出照会,要求批准进城,并租地建造码头。而刘浔在这当口做了一件错事,终使民愤爆发,结果遭到撤职的下场。

   事情起因是,某日,刘浔出行路经双门底街(今北京路),适有一挑担的人躲避不及,冲撞了队伍。刘认为其胆敢冒犯尊严,喝令差役把他打了一顿。于是民愤骤起,全城哄传谓刘浔招纳英国人入府署,现在又虐打良善。市民愤怒了,群起包围了知府衙门,放起火来,将衙内物件投进火中,但对贵重物品,丝毫不取。

   刘浔见势不妙,狼狈爬越后墙,逃到东邻的广东布政司署。市民还是紧追不舍。布政使傅绳勋见此形势,不得不出来解围。好在傅使素得民心,温言婉语劝导,说是向例洋人不许入城,府衙何来洋人,况且你们搜过,也没发现。再三劝说,群众才息怒散去。

   如此大事,惊动了朝廷,下令广东督、抚查明上报。两广总督耆英和广东巡抚黄恩涛联名奏报,说已将刘浔撤职,并重申不准洋人进城禁令,事情才告一段落。

   纵观刘浔受窘一事,既显示官员的昏庸倨傲,也充分反映广州人民团结御侮、反对官暴的精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