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房掌柜

历史荒原︿掘史壮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且看古人是如何实力撩妹?   

2016-10-11 09:10:41|  分类: 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在中国的古代,男女之间的交往都是在父母的眼皮底下进行的,而定亲则是遵循“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”,但若因此说古人就是个老古董那小编就要笑你太天真了,殊不知我们所学的《蒹葭》中就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 此书中就向大家说明了古人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老古董,就连我们现在所说的“撩妹”相较于古人来说,那都是他们玩剩下的,不信?咱以下见分晓。

  《诗经》:用猎获的獐子获取芳心

  殷周时期的民风,往往比后来更加淳朴,更加原生态,当然,在表达感情方面,也更加无障碍,更加炽热,其炽热之处,就在于赤裸裸地“撩妹”。话说大概三千年前,在华夏地区,某个小城邑或是某个小村庄的一处树林里,有位女子正好到了春心萌动的时候,又资质“如玉”。女子走着走着,看到一头被猎杀的獐子,或者说小鹿,用白茅捆着,正纳闷间,却发现原来是一位帅哥看中了美丽的她,用一头猎物来讨好她,“野有死麕,白茅包之。有女怀春,吉士诱之”,一个“诱”字,活生生地表现了“撩妹”的情态。

  接下来,还有具体的“撩妹”细节。“舒而脱脱兮,无感我帨兮,无使尨也吠”,低调一点啊,不要让我的裙子发出声响,尤其不要让我家的阿黄发觉而汪汪地叫个不停。虽然这句展现的是女子的心理活动和言语,却也从侧面反映出吉士“撩妹”的情况。

  村民用猎物“撩妹”,“高富帅”们则开音乐会“撩妹”。“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”,“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”,用音乐撩妹,这就叫到什么山唱什么歌,量体裁衣。如果面对“白富美”,你也扔去一头用茅草捆绑的鹿,那就适得其反了,人家妹子家里牛羊成群,压根不稀罕这玩意。

  猎物也好,音乐也罢,这都是有形的,有主动行为的,然而,有些“撩妹”高手,居然还能无声胜有声,无形胜有形。话说在郑国的某个地方,一位女子的男朋友忽然不理睬她了,或者是这位女子看中的帅哥故作清高,不搭理她,女子恨恨地说:坏小子啊坏小子,你怎么故意不搭理我。坏小子啊坏小子,你怎么故意不和我同桌吃饭。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言兮”,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食兮”。看把这姑娘急得,从反面衬托出这位男子,正在故意以冷漠的态度,激发姑娘对他的感情,估计是二人感情要进一步升华前的一个瓶颈状态吧。

  当然,对于这首《郑风·狡童》还有不同的理解,有人认为是贤臣对国君的抱怨,但就诗中展现的情景而言,“情诗说”更能让人接受。

  还有著名的《氓》,其开头的“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”,则是借购物的机会“撩妹”。

  《醒世恒言》:南宋小商贩情挑花魁

  《诗经》固然是一部“撩妹”宝典,但后来被请入了儒家神圣的殿堂,变得有点严肃了,而且有些活泼泼的情感诗被理学家解读为朝廷君臣关系,例如《狡童》、《关雎》、《蒹葭》等,其实这个都已经违背了《诗经》小编孔子的意图,其“撩妹”色彩在淡化。况且随着时代的发展,社会的变化,“撩妹”也有新的技术手段,新的时代内容,最有名的是明朝的《卖油郎独占花魁》。

  这部小说在民间颇有影响力,借着戏曲的传播更是流传不衰。小说开头有一段论述,认为只要“撩妹”技术高,哪怕不是“高富帅”,也照样抱得美人归,在美眉眼里,普通的你,也会“无貌而有貌,无钱而有钱”。作者冯梦龙还举了几个例子,例如唐朝著名的《李娃传》,男主人公郑元和落魄之后,李娃对他不离不弃,最终与他做了夫妻,原因还是在于郑公子会“撩妹”,李娃“这岂是爱他之钱,恋他之貌?只因郑元和识趣知情,善于帮衬,所以亚仙(李娃)心中舍他不得”。这个所谓的“帮衬”,就有“撩”的含义在里面。

  郑元和具体是怎么“撩”的呢?例如李娃生病,想马板肠汤吃,郑元和居然把自己的坐骑五花马杀了,“取肠煮汤奉之”,只这一招,就把李娃的心俘获了。

  当然,这部小说里举的例子都是风月场上的,有其局限性,我们在欣赏的同时要注意去其糟粕。

  卖油郎秦重是临安城里一个靠赚辛苦钱才能温饱的买油小贩,想要追求远在云端的花魁莘瑶琴,小说展开这么一个悬念,其实是给了秦重巨大的“撩妹”技术要求。像“高富帅”那样动辄送金送绸缎,秦重就算是卖上一百年的油也做不到,正如书中所言:“你岂不晓得我家美儿的身价!倒了你卖油的灶,还不勾半夜歇钱呢?”近身都难,何况“撩”?

  但不要小看小市民阶层,他们的势力也许不够强大,但他们的智慧够强大,因为他们善于经营,所谓的“撩妹”,也是一种经营。

  首先,卖油郎积攒钱财,只求得一见佳人,只要能见面,就有了表现和沟通的机会。接着,看卖油郎“撩妹”的手段,对一个城市小商贩而言,炫富肯定不是专长,所以,秦重避开弱项,只展现强项,扬长避短:他只是静静地陪在花魁身边,花魁要睡,他给她盖被子;花魁喝多了要吐,他给她捶背;花魁吐了,就用自己的袖子给笼着;花魁醒来,问昨夜呕吐的情况,秦重首先说没有吐,但是又不能埋没自己的用心,于是说吐在小的袖子里。

  最重要的是:一夜只是陪伴,有尊严的陪伴。最有技巧的“撩妹”,其实是尊重对方的“撩妹”,有趣而又知趣。

  秦重一介小商贩,怎么懂得这么高的“撩妹”技巧呢?无他,一是真爱,他把莘瑶琴当成女神来崇拜,来宠爱,甚至把她当成信仰,由此自然而然地产生体贴的行为;二是真尊重,秦重知道莘瑶琴虽然看似风光,过得光鲜,其实也是底层人物,在封建社会里,是被侮辱被践踏的一类人,在这方面,他们反而有共同语言,因此只要有机会接近,就会有机会产生共鸣,就会彼此尊重。最后,高高在上的莘瑶琴终于对底层的秦重说:“我要嫁给你。”

  在众多“撩妹”的故事中,《卖油郎独占花魁女》其实反映了中国古代一个明显的趋势:市民阶层正在崛起,小商人和小市民乃至取代才子和豪贵,成为爱情场上的得意之人。因为他们懂体贴,懂生活,懂尊重。说到底,体贴和尊重才是“撩妹”的最高准则。

  《水浒》:燕青借“撩妹” 完成梁山使命

  《水浒传》里有几位文艺素质颇高的帅哥,一是铁叫子乐和,一是双枪将董平,一是浪子燕青。浪子燕青尤其表现突出,他长相英俊,又善于吹拉弹唱,甚至还会各种方言,这些素质都是“撩妹”标配。

  一个大集团要完成一项重大的使命,有时候也少不了“撩妹”高手,当然,这个“撩”不是从情感上撩,未必要发展成情侣,而是要取得女性喜欢,方便业务会谈。

  梁山泊宋江想要招安,就必须绕开蔡京、童贯、高俅等人,接近宋徽宗,而民间最接近宋徽宗的,便是李师师。想要讨得李师师欢喜,必须是文艺青年,于是只有燕青能完成这项使命。燕青跟李师师见面,无论是唱功,还是弹奏的功夫,都是顶呱呱的,自然“撩”得李师师欢喜,从而有效接近了宋徽宗,为宋江招安铺平了道路,可惜那是一条不归路。

  当然,以上“撩妹”皆具有时代局限性,人要往前看,要因地制宜方才是正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