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房掌柜

历史荒原︿掘史壮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毅追悼会刘帅举动让全场痛哭   

2015-12-16 09:50:25|  分类: 当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双目失明的刘伯承元帅来了,他在秘书的扶持下微微地走过来。一走进门口,还没有等人引导,就站在病房的中间连鞠三躬,然后转九十度方向又鞠躬,顿时全屋的人失声痛哭。

    1972年1月6日,陈毅逝世了。在医院作最后抢救的时刻,张茜把自己关在隔壁的一间房子里,她捂着嘴,不让悲痛的哭声发出来,可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。她不敢相信陈毅就这样走了,再也听不见他那豪爽幽默的四川话了,她的心被撕碎了。
     张茜站在病床前,望着亲人,她的心剧烈地疼痛,可是眼泪却已流干。她紧紧握着陈毅冰冷的手,轻轻地唤着“仲弘、仲弘”。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人的心灵可以体会,满病房的人都低着头不敢看这一悲惨的画面,也不敢去打扰这心灵的交汇。大家都默默地等候着,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,突然张茜滑倒在病床边沿,她再也撑不住了,悲痛再也压不住了,她放声大哭,儿子们连忙边哭边扶住母亲,对她说:“妈妈,走吧!走吧!”
    张茜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3点了,厚厚的窗帘严实地拉着,仍然挡不住严冬的寒气侵入。她坐在陈毅的办公桌前,一动不动,儿子陈丹淮陪着母亲,轻轻呼唤“妈妈!休息吧!”张茜像是没有听见,仍然望着黑黑的前方。就这样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过去了,天渐渐蒙蒙亮,她忽然说:“是该进入一个新的生活了。”丹淮的心又收紧了,新的生活却是从最悲痛的时刻开始。张茜站起来说:“快休息吧,以后的事情多了,不睡好怎么应付呀。”
9点多钟,张茜和全家又回到日坛医院。病房已收拾成临时的灵堂,陈毅躺在病床上,身上覆盖着一张洁白的床单,就像他离去的灵魂一样洁白,窗前摆放着几盆绿叶植物。张茜站在门口等待前来吊唁的人们。
    王震第一个来到,他带着小孙女向陈毅鞠躬,又让小孙女跪下叩头,然后握着张茜的手边哭边说:“保重!保重!”
    刘伯承元帅来了,他双目已经失明,在秘书的扶持下微微地走过来。一走进门口,还没有等人引导,就站在病房的中间连鞠三躬,然后转九十度方向又鞠躬,顿时全屋的人失声痛哭。在一片哭声中,刘伯承朝四个方向都鞠了躬。张茜捂着嘴不让哭声发出来,走过来扶着他来到病床旁边,轻声说:“仲弘在这儿。”刘伯承又恭恭敬敬地三鞠躬,转身走了,刚出门口,他才“呀”的一声哭出了声。
     1月10日,陈毅同志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。张茜全家提前来到休息室,只见周恩来总理匆匆赶到了,他说:“张茜同志,毛泽东同志马上就要到了,他决定也参加陈毅同志的追悼会,宋庆龄同志也参加,我还通知了西哈努克夫妇,他们都是陈毅同志的老朋友了。”说完,他又出去检查八宝山的安排。张茜感到很意外,因为政治局决定毛泽东是不参加追悼会的,周恩来总理也亲口告诉她,除了毛泽东主席外,其他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都参加。可是现在毛主席自己决定来了,张茜的心感到了一阵阵的慰藉。张茜想起了陈毅在病中进食已经很困难时,却不忘在12月26日吃寿面,为毛主席过生日;想起了陈毅弥留之际,呼唤的是红军。他和朱德、毛泽东等一起创造的红军是陈毅最后的思念。今天毛泽东来向老战友告别,向老战友表示悼念,确实也没有辜负陈毅的一片诚心。
张茜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:“主席,您怎么也来了。”
    毛泽东则挥动着他的另一只手,动情地说:“陈毅是个好同志!”毛泽东继续说:“悼词上不是写了吗,为人民服务,为社会主义作了贡献。”说着,毛泽东也哽咽了:“我是来悼念他的。井冈山的人已经不多了。”
在肃穆的哀乐声中,周恩来总理几经哽咽才念完了悼词,毛泽东率领大家向陈毅遗体三鞠躬。
     毛主席参加陈毅的追悼会立刻成为当时政治形势的一个标志。陈毅所代表的真正的共产党人的力量在与“四人帮”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站稳了脚跟,解放老干部成为了不可逆转的潮流。

文房掌柜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9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