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房掌柜

历史荒原︿掘史壮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戴笠秘密培训的头号女谍是谁?  

2015-01-12 09:17:09|  分类: 当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戴笠飞机失事前,准备去见的女人,并非传闻中的同居影星胡蝶,而是李丽。
    抗战时期,军统局长戴笠曾在沦陷区培训一名女谍,两人日久生情,育有一子。该名女谍就是上世纪30、40年代着名的风月奇女子、着名的交际花“北平李丽”。据说:戴笠飞机失事前,准备去见的女人,并非传闻中的同居影星胡蝶,而是李丽。
     台湾地区的媒体日前披露 了一位隐秘的抗日女谍“北平李丽”的传奇故事。 文章称,抗日期间国民党没有任何一位谍报员可以像她那样如此 “贴近”侵华日军高级将领,“这是情搜的最高境界,相信抗日期间,没有第二个谍报员可以做到”。更让人惊奇的是,这位传奇女谍有可能生下戴笠的遗腹子。

传奇间谍在东北发迹
    “北平李丽”本名李丽,生于1910年, 民国时期的著名交际花。因为她的本名太普通了,在舞女圈有很高的重名率,所以就加上了她的籍贯成为 “北平李丽”。台湾地区日前有媒体称,“北平李丽”堪称军统头号女情报员,这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间谍故事,因戴笠身亡而不为人知。李丽于八年前在台湾过世,享年92岁,后经多名退休情报员奔走,并获李丽儿子同意,其生前所撰回忆录《误我风月三十年》终于出版。李丽的传奇也开始在情报圈渐渐传开。
      李丽长得并不怎么出色,但眼睛大而有神,身材窈窕,妩媚而活泼,应酬得体大方,国语、粤语、上海话、英文都非常流利,更兼她舞技高超,所以有很多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成名后的北平李丽还曾自费出国旅游,回国后出版了自己的海外游记。一时传为佳话。
  根据李丽自述,1927年前后她开始以交际花、名媛身份在东北发迹,结识了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及川岛芳子。不久,土肥原宴客,席间李丽第一次见到少帅张学良。后来李丽转战上海拍电影并伴舞、常上报纸花边新闻版面。这段期间,戴笠以“谭某某”化名交付任务,但李丽当时还不知他的真实身份。
     直到抗战开始,1938年李丽对天立誓加入军统,接受特务训练正式成为女情报员,并定下“不论何时何地,只能他找我,不能我找他”的单线约定。按照李丽自述,戴笠交给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接近汉奸头子丁默村。
     媒体称,李丽认识的日本战犯,包括前后驻华派遣军总司令烟俊六和冈村宁次;华南派遣军总司令松井中将,以及汪精卫伪政权的前后两任军事最高顾问柴山与矢崎中将,其中柴山与矢崎都曾追求过她。
     因为这层关系,加上“北平李丽”的交际花名号,大汉奸如陈公博、周佛海和丁默村等人,不时到李丽家中闲坐。有一次,李丽与京剧大师梅兰芳(李丽拜梅为师)等人受松井之邀被迫到广州公演,梅不唱戏,只露脸,由她唱。公演结束后,松井带李丽回总司令官邸,结果还没上床就醉倒,她趁机偷阅文件,并设法传递情报。半个月后,军统密令嘉奖,电文称“情报准确,日军10多艘运兵船被我方击沉,日军伤亡1000余人”。李丽还自述称,“沦陷期间,梅兰芳之所以能自香港回上海,留长了胡须,闭门独居,谢绝粉墨登场。日本军都不找他麻烦,还不是依靠我的力量”。有媒体为此评论说,“李丽回忆录中,对自己情报工作颇有谦词,唯独谈到帮助梅兰芳一事,颇为托大”。

写回忆录洗刷历史污名
     媒体称,李丽情报生涯一直到抗战胜利。她与戴笠最后一次见面是抗战胜利那年的圣诞节,当晚中美合作所在上海举行联欢会,戴笠本来要公开带李丽现身,被她婉拒,不料因错过这次机会,此后再未见到戴笠。
     回忆录中写道,戴笠飞机失事前,准备去见的女人,并非传闻中的同居影星胡蝶,而是李丽。戴笠发电报约李丽在上海碰面,李丽等了3天,等到的却是噩耗。
     1955年,李丽从香港到台湾定居,过着平淡生活,不时与伶人票友交往。不过,李丽还是很难与情报圈脱离干系。
     由 于在东 北的 基础, 汪精卫政府两任日军顾问柴山与矢崎,都曾是她的“入幕之宾”,李丽因此长期被视为女汉奸。她撰写15万字回忆录,就是 想替自己洗刷掉历史污名,并让后代能安身立命。

独子受“情报局”照顾
     李丽的儿子随母姓,父亲栏空白。 李丽在回忆录 中写道,“为着惧怕影响他人名誉地位,恕我不能道出儿子的姓氏。”这也是岛内情治圈盛传她与戴笠有一子的依据。其子李先生曾进入“情报局”受训,长官问他父亲是谁,为何资料没写,他只得回答父亲的名字。而这也是李先生唯一一次,在“情报局”提及自己父亲的名字。
     李丽之子曾在情报局工作10年。退役后经商,在台湾地区、内地与东南亚拥有多家工厂。最近受访时,当被问及身世以及父亲是否为戴笠时,李先生说,“如果你写出来,我既不证实,也不否认”,但他希望自己身分不要曝光。李先生还说,母亲赴台后,经济情况愈来愈差,有时候连饭钱都困难,却从未请求当局“照顾”。不过,为了儿子,李丽却多次找过军情部门寻求帮助。
     李先生表示,李丽请求军情部门帮忙,一次是他师大附中毕业,考上私立大学,怕学费太贵念不起,“我母亲只好打电话给‘国防部情报局’局长叶翔之,于是我没经过考试,就进了情干班受训。”另一次则是情干班毕业,本来要分发到阳明山电讯单位,由于要负责夜班,生活不正常,李先生想待在局本部,也是李丽出面解决的。
     李先生回忆说,小时家中常有“军统”或“调查局”老一辈情报人员拜访,“情报局长”毛人凤、郑介民等高官眷属夫人,则是她母亲的麻将搭子,前“调查局”局长沈之岳也常来,叶翔之当“局长”时,他与母亲曾受邀出席局内餐会,坐的是主桌位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